遊蹤新推介

彌勒賞大佛 10/9/2021 - 天晴

彌勒賞大佛經過近一個月的盂蘭日子後,重回郊野,趁昂平大佛維修階段,佛祖冒出頭來,便到彌勒山,從不同角度欣賞這景致。從昂平起步,先在廣場近觀佛像,然後到附近,重遊已藏在林中的海天一境牌坊和已塌毀的襟海亭。牌坊石柱已嚴重破損,鋼筋外露,不知會否終於倒下來。回到廣場,走鳳凰徑上彌勒山山腰,並順道輕登山旁的幾座小山頭,與及那蓮花石景。走上彌勒山山腰,從水平角度再賞大佛,並俯瞰鳳凰山下的昂平全貌,景觀一流。之後踏山徑,經鼓響大石,直登彌勒頂峰,遠眺東涌景色。續沿東南方向下山,接郊遊徑至東山法門,踏法門水泥小徑,經大多重門深鎖的各個道場,下走石門甲。

拾塱走梅窩拾塱走梅窩 12/8/2021 - 天晴

繼續夏日閒遊,從貝澳走到拾塱,沿海邊過水井灣,然後接鳳凰徑經白富田上大牛湖頂,再下降南山,走古道至梅窩桃源洞。途經芝麻灣郊遊徑時,見大幅樹林已被剷平,按報導是被人非法砍伐,但犯事者只被判毫無阻嚇力的罰款,令人難免感到氣憤。

鶴藪流水遊 1/8/2021 - 天晴,有煙霞

鶴藪流水遊夏日煙霞迷濛,繼續輕鬆遊,從鶴藪水塘走郊遊徑至流水響水塘,然後經崇謙堂出粉嶺。郊遊徑似被整理過,開闢了開揚觀景點,分別俯瞰兩個水塘,讓人走來也多點趣味,的確不錯,只可惜流水響水塘的背景已見新建屋苑,否則景致更富自然美。

閒遊九龍水塘群閒遊九龍水塘群 26/7/2021 - 時晴時陰

繼續夏日輕鬆遊,到大埔道短走九龍水塘群。由九龍副水塘出發,先到九龍接收水塘環塘走,然後接山徑至石梨貝水塘,繞塘一圈,續走至九龍水塘,探訪猴群。四塘連走,上落不大,既欣賞山水,也探遊水塘建築,是閒遊的好選擇,難怪有墨客在塘畔題詩抒情。是日陰晴不定,在碧綠水畔欣賞遠方的烏雲蓋頂,也是一番樂趣。其中的九龍接收水塘,環塘是Kowloon Reception Reservoir Jogging Trail,但有人稱為德羅塘緩跑徑,至於德羅的名字,就不知其緣起了。

大嶺峒賞爛排 23/7/2021 - 天晴,煙霞極大

大嶺峒賞爛排在煙霞極大的夏日,到清水灣大嶺峒走走,一探已被人美譽為綠蛋島的爛排。碰上退潮,可涉水而踏足這石排,但從山坡上俯瞰風景更覺優美。步回大嶺峒時,雲層遮蓋了陽光,加上煙霞,令黃昏仿彿提前到來,倒也有趣。

夏日大浪遊夏日大浪遊 14/7/2021 - 天晴

夏日炎炎,懶得想路線,就到麥徑二段走走,貪其易走兼好風光。上趟登螺地墩時,才想起原來還未走過那段下西灣的繞道,於日順道探探這段山徑,作幾乎年度的大浪美景遊,欣賞夏日的沙灘風光。

日落白泥 13/7/2021 - 天晴

日落白泥黃昏時段適逢退潮,正合到白泥的鴨仔坑泥灘,欣賞日落。雖非假日,來欣賞美景的遊人倒也不少。今趟運氣不錯,天朗氣清,既欣賞到徐徐下降至水平線的鹹蛋黃,亦看到映照天空的曙暮暉,加上半空的一彎娥眉和閃亮太白,構成的畫面實在令人迷醉。錦上添花的是近水平線上的幾片浮雲,讓人剎那間仿彿看到觀音和飛馬,為對岸華燈初上的深圳來個點綴。

企嶺海岸渡烏洲企嶺海岸渡烏洲 10/7/2021 - 天晴

十二年前曾作企嶺烏洲行,今天趁天朗氣清兼潮退,重遊同樣路線。由企嶺下老圍經新圍進入泥灘,沿蠔殼灘岸走至烏洲,輕鬆環島行,最後到井頭賞三杯酒。全程踏灘岸,不用費勁,加上海風吹拂,雖是盛暑,走來也不覺太熱,只是走在泥灘,偶爾不慎便泥足輕陷,但能欣賞藍天碧海襯托下的海岸景色,倒也是享受。

汀九橋多角度遊 9/7/2021 - 天晴

汀九橋多角度遊連接汀九和青衣的汀九橋,是世界首條三塔式斜拉索橋,上趟走青衣自然徑時,曾遠窺橋貌,今次決定走近一點,並嘗試從不同角度,欣賞大橋。從麗城的弘法精舍起步,經漢民村跨過屯門公路,上走引水道的緩步徑。沿徑走一段,轉踏往石龍拱的山徑,經油柑頭村義塚,登上半山,於開揚處俯瞰汀九橋。之後下降回引水道,繼續前走,並從稍低位置續賞大橋。到了石龍飛瀑,便沿車路下降至汀九村。先到相當寧靜的汀九灣,仰視橫跨藍巴勒海峽的大橋。續沿青山公路步至麗都灣,站在橋底看大橋。相比之下,麗都灣沙灘較優美,難怪泳客也較多。步過沙灘,經更生灣回到公路,沿海岸走至海美灣畔的昔日律敦治別墅,登上天台,遠眺汀九橋全貌。

閒遊陰澳渡長索閒遊陰澳渡長索 6/7/2021 - 天晴

閒來到陰澳,去看看被美譽的時光隧道和天使之路。從欣澳站走海岸堤路,畔著飛馳列車緩步到打棚埔,走進行車的斜道,實在敬佩人家的創意,不過如果兩旁水泥牆壁能添上繽紛壁畫,加強時光隧道的聯想,相信更有吸引力。回走到陰澳灣,沿小徑邊賞水中木柱,邊走至鹿頸村,感受小村的寧靜。過了碼頭後,步過石灘,趁潮退步過天使之路,踏足長索島,欣賞藍天白雲下的海灣景色,然後循原路步回欣澳站,輕鬆走一回。

加路連山尋幽 4/7/2021 - 天晴

加路連山尋幽一直對位於掃桿埔山谷的加路連山名字由來,深感興趣,可惜沒有答案。加路連山不高,但較少遊人踏足,但其實此山和附近一帶,尚有不少遺蹟,包括半山的馬場先難友紀念碑、山頂的界石、咖啡園墳場、已荒廢的衛斯理營、和只留痕跡的正民村和衛斯理村平房區。此外,在距離不遠的大坑半山,還有三座怪亭,據說和昔日虎豹別墅有點淵源,一併連遊,倒也是樂趣。

橫頭螺地雙墩遊大澳楊侯誕2021 15/7/2021 (農曆六月初六)

去年因疫情而取消的大澳楊侯誕神功戲表演,今年隨著情況似已受控,得以恢復演出,並出現全棚滿座的盛況。神功戲雖安排在屋苑附近空地演出,而一眾神祇亦已於演出的第一天被迎請至戲棚,但善信和各花炮會仍會到寶珠潭的楊侯廟進香,並問卜求神庇佑,為平日寧靜的廟宇帶來熱鬧。

三潭台漫走 30/6/2021 - 天晴

三潭台漫走年初曾淺探三潭台,知道探遊之路,今趟趁前幾天的大雨,可以欣賞水流充沛的瀑布景色,於是再度探遊,在三潭台的一帶山野,輕鬆漫走,俯瞰遠眺四野景致。上走三潭台前,先欣賞新娘潭和照鏡潭的飛瀑,感受飛墜水勢。賞罷,穿過公路,沿八仙嶺自然教育徑上走至山坳,之後轉左踏山徑緩緩上登至三潭台。先沿脊走至台地盡頭,站在橫涌石澗之上,聆聽澗道上的流水聲響。回望三潭台,可見大石壁上突出的手指石。循原路回走,邊俯瞰橫涌澗道,邊轉往三潭台的另一方,經佛祖坐蓮花墓至山坡邊緣,遠眺烏蛟騰村和其翠綠樹林前沿溪而下的照鏡潭瀑布,至於新娘潭,就無法看見了,未能盡賞三潭。循原路走回教育徑,踏水泥小徑直走橫七古道,然後沿衛徑步往七木橋。至近廢村,轉接三七古道,踏平緩山徑,輕鬆下走三擔蘿,順道探探烈士紀念碑。

橫頭螺地雙墩遊橫頭螺地雙墩遊 21/6/2021 - 驟雨轉天晴

位處萬宜水庫畔的幾個小山頭,都因串走不易,因此較少遊人光顧,橫頭墩就是其中的一。從西灣亭往其山頂登遊,距離不遠,只是今天擇日不吉,從西灣亭起步,即開始下雨。心想應是驟雨,估計不會太大,於是在山坳處,離開西灣路,朝橫頭墩山頂前進。一踏上山徑,雨變得密起來,兼下過不停。既已至此,不願放棄,沿清晰山徑,穿過不算茂密的樹叢,直往山上走。雖只是不到半小時的登山,人已濕透,幸好到頂時,雨稍停了幾分鐘,仿彿是讓人欣賞萬宜水庫景色,特別是如水龜般徜洋在水中的水徑頂。尚未賞畢風光,雨又下起來,加上遠方傳來的雷聲,像是催促離開,只得循原路快步下山。剛踏回西灣路,天公猶如按掣般,即時停雨,不旋踵還透出陽光。至此全身濕透,遊興已退,但又有點不甘心,於是步回西灣亭,輕登螺地墩,從另一角度欣賞水徑頂,並俯瞰西灣美景,作點補償。

大埔大王爺誕2021 15-20/6/2021 (農曆五月初六至十一)

大埔大王爺誕2021去年一樣,因受疫情影響,大埔大王爺的慶誕活動,只能在廟內進行。雖沒有神功戲和龍獅慶賀,抽炮活動亦暫停,大會仍安排了祈福法會和賀壽加官送子的例戲表演,而各花炮會則輪流到來進香,繼續進行神誕慶賀。

荔枝窩小環走荔枝窩小環走 16/6/2021 - 天晴

新界東北的荔枝窩,是不時前往探遊的地方,貪其路途不太遠,亦保留著客家村的田園風味,正合小環走。從烏蛟騰踏郊遊徑上阿媽笏,探荒廢天后廟。續經分水凹到梅子林,淺遊這山中小村。之後踏水泥小徑下降至荔枝窩,穿過耕作中的農田,進入這客家村。平日遊人不多,倍覺鄉郊村落的寧靜。沿海岸走往三椏涌,順道走進漁塘堤岸看小灘,只可惜蘆葦海已不再,難覓昔日美景。從三椏涌經上下苗田走回烏蛟騰,是熟悉的路線,雖非假日,總會遇上遊人,足見此路徑的吸引。

維港海濱看蛻變 15/6/2021 - 天晴

維港海濱看蛻變離開山野,到城市中央的維港,沿海濱長廊,悠閒地從中環走到銅鑼灣。除了欣賞海港景色外,順道細味沿途的藝術裝置。這些展品,是不同的藝術創作團隊以「維港蛻變」為主題而設計,為海濱長廊增添不少趣味。其中的《川流不熄》,最為吸引,數萬條色彩繽紛的彩帶,懸於半空,隨風飄揚,猶如一道長河,非常壯觀。

東龍二輋賞蚺蛇東龍二輋賞蚺蛇 11/6/2021 - 天晴

每隔一段時間,都會到高流灣,走走東龍二輋,欣賞雄偉的蚺蛇尖。登山前,先到蛋家灣,看看已美名為泰家灣的涼亭,和已翻新過的聖伯多祿小堂,然後到深灣探探洪聖宮和海灣的漁排。步回蛋家灣,踏山徑緩登東龍二輋,在起伏的山丘上邊走邊賞景,雖是炎夏但也不覺太辛苦。走至近大浪坳的小山頭,在涼風中眺望大浪灣景色,也算是樂事。享受過美景,才經大浪坳輕鬆下走赤徑。

鹽田梓藝術節再遊 8/6/2021 - 天晴

鹽田梓藝術節再遊2019年曾到鹽田梓看藝術節,隔了一年多,藝術節來到第三階段,換上一些新的藝術裝置,於是再到小島,欣賞各式作品。今趟因疫情關係,只有網上導賞,踏足島上的遊人不算太多,更能感受小島的寧靜悠閒。

紫竹林探遺跡紫竹林探遺跡 6/6/2021 - 天晴

沈思先生編校、黃佩佳前輩的《新界風土名勝大觀》中,曾描述1930年代在觀音山下的幾所寺院庵堂,除了凌雲寺和圓通菴尚在,始建於1927年的紫竹林,早已荒棄,但原來遺跡尚存於山野。建築物已完全塌毀消失,但正門的紫竹林石匾和石對聯雖已倒下,卻仍躺於昔日堂前,為古蹟留痕。再往前是幾道石砌高牆,部份雖已破損,但尚屹立,印證昔日紫竹林的規模,和書中以下的介紹,可互為比較。《新界風土名勝大觀》:「樓建三楹,自下面上,各漸高立,若階次然,左右列植修竹,幽篁清趣…正門顏「紫竹林」,聯曰:「松下剪雲縫鶴氅,花間滴露寫鵝經」,對望為蓮池,進內為觀音殿、三清殿等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