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蹤新推介

再登枕蓋賞吊鐘 16/2/2024 - 天陰

再登枕蓋賞吊鐘

一個月前登大枕蓋尋吊鐘,之後先後到幾處熱點去賞花,來到花期尾聲,就回到大枕蓋,看看花況。賞花前,先從北潭凹走北潭郊遊徑,往登大輋嶺墩,然後走上牌額山和牛湖墩之間的山脊,俯瞰赤徑海灣。可惜天色欠佳,只見灰濛濛,牌額山頂更被雲霧遮蓋,景觀欠奉。橫過鹿湖郊遊徑後直上大枕蓋,沿途雖無遠景,猶幸仍有不少吊鐘,部份尚算嬌美,吸引遊人欣賞。下山時順道探探路旁的吊鐘王,花株雖具規模,可惜只是孤獨地生長,不及山上的群聚來得精彩。

汀角路穿村遊汀角路穿村遊 13/2/2024 - 天晴

新春期間,正好遊村,看看一些地方的節日慶賀氣氛。從大美督沿著汀角路走,先後到龍尾、山寮、汀角、布心排、散頭角、蝦地下、最後走到三門仔。汀角村已搭建戲棚,為即將舉行的協天宮寶誕慶賀作好準備。除了汀角村,布心排和蝦地下都有協天宮,看來關帝信仰在這一帶也頗受重視。適逢三門仔於年初四拜大王爺,村民帶來燒豬等供品到壇前,依次上香祈福。除了賀誕外,今年更安排道侶到來,擲筊以確定重修伯公壇,相信圍主很快會有新居所了。

龍年龍山龍躍頭 12/2/2024 - 天晴

龍年龍山龍躍頭

龍年首遊,來趟應節,輕登龍山,訪龍山寺,然後探龍躍頭宗祠。從塘坑配水庫登山,經電塔直達龍山山頂。雖是年初三假日,但電塔已有工人在施工,聽他們的口音,相信大都是外勞,願意於假日離家工作,也得敬佩。從龍山下降軍車路,步至桔仔山坳。途中竟見有「請勿在此大小便」的提示,莫非這兒是方便熱點,亦難明是誰會在此張掛提示呢。由山坳下達流水響,經布吉仔走至龍山寺,然後跨山坳到龍躍頭祠堂村,一訪五朵芙蓉下的松嶺鄧公祠,最後在天空的羽毛雲長龍伴隨下,步至龍躍頭牌坊,結束半天龍遊。

紅花寨下新桂田紅花寨下新桂田 6/2/2024 - 天陰

紅花嶺郊遊徑已差不多完成,沿途指示牌已安裝,急直山徑已變為石級,雖未正式啟用,但到每年吊鐘季節,也會登山一遊,今年也不例外,就走走這徑去賞花。從山咀起步,踏未來郊遊徑直登亞公角,續過二峒三峒至紅花寨。沿山脊的吊鐘正盛放,加上霧水襯托,倒也有意境,至於山上的昔日軍事建築,已以安全為由被圍封了。從紅花寨山頂循北脊下走,直降至新桂田,探昔日礦場的遺址。之後上走往礦山碉堡,途經的大廳,已被完全圍封,帶點幸運才成功穿越。從碉堡踏梯級輕鬆下降至蓮麻坑,還得走一段禁區鐵網旁山徑,也可候車離開。雖然這段山徑的急斜路段,已鋪為石級,變得容易得多,不過如果容許遊人在蓮麻坑登車而不需禁區紙離開,相信這未來紅花嶺郊遊徑會吸引得多呢。

紫羅蘭賞吊鐘 2/2/2024 - 天晴

紫羅蘭賞吊鐘

繼續賞吊鐘,到紫羅蘭山欣賞小花。從黃泥涌水塘登山,於山頂賞花後,循衛徑下降陽明山莊,然後走黃泥涌峽徑。此徑平緩易走,沿途有昔日軍事遺跡,亦有資料牌作介紹。途中有遺下「適苑」的殘壁,據說此處為香港開埠早期的半山建築,只是不知作何用途。此徑終點是大戰時西旅指揮部的遺址,讓人感受當時戰事的慘烈。遊罷軍事遺址,輕鬆下走跑馬地,沿途經過的街道,如藍塘、箕璉、冬青和比雅等名字,相信定有其源起,希望有機會能逐一瞭解了。

東涌賞花半天遊東涌賞花半天遊 29/1/2024 - 天陰

春天雖未至,但已可賞花,到東涌先後欣賞馬路旁盛開的櫻花和在石獅山上的吊鐘。東涌赤鱲角櫻花園內的是「好運來」品種櫻花,正開得燦爛,吸引不少賞花客,連帶附近的觀景山也多了訪客。至於赤鱲角天后宮後的石獅山,山上生長了不少吊鐘,雖未算盛放,但也看到不少嬌豔小花,加上整個山頭竟全無遊人,可寧靜地賞花,相當難得。

駿河三河兩灣遊 10-17/1/2024

駿河三河兩灣遊

趁著非旺季,再遊日本,到靜岡和愛知兩縣,漫遊駿河灣和三河灣。先後到日本平、三保松原、富士市、富士宮和靜岡市,從不同地方遠眺富士山英姿。亦到清水探櫻桃小丸子和她的家人及三年四組的一眾同學。另外到吉卜力公園,探探宮崎駿動畫中熟悉的角色,亦到常滑訪大貓。到日本,當然也會到城堡和神宮,在靜岡、濱松、掛川和岡崎看天守閣和城跡,其中不少都和德川家康有關,包括出生地岡崎、最後居所駿府城和以他為主祭神的久能山東照宮。這趟行程沒有到熱門景點,因此遇上的香港人較少,可感受異地旅遊的樂趣。

九逕下藍地九逕下藍地 25/1/2024 - 天陰

天色陰暗,難望好風景,於是到較荒涼的九逕山,來趟緩登,俯瞰屯門灣岸的建築景物。從麥徑終點起步,上引水道後走至九逕山腳,循南脊直走山頂。從山頂的直升機坪,踏水泥石級下降至山坳涼亭。轉走虎地郊遊徑,步至藍地水塘,然後經石礦場出富泰。

大浪登枕蓋 19/1/2024 - 天晴

大浪登枕蓋

已有一陣子沒有去欣賞蚺蛇大浪美景,趁著HK100比賽的第二天,正好去走一趟,既賞風光,亦感受運動健兒的毅力。由西灣亭下走西灣,開始遇上競賽隊伍。跨山坳至咸田,是欣賞蚺蛇群山延至長咀的好位置。過大浪坳下走赤徑,於此和運動健兒分道揚鑣,踏山徑上走鹿湖郊遊徑,續登大枕蓋,欣賞嬌豔的吊鐘。今年來得稍早,未見漫山吊鐘的盛況,但勝在遊人不多,倒也是賞花的好環境。之後下走北潭涌,正好去看健兒完成56公里的最後衝刺。

嶂上登山嶂上登山 7/1/2024 - 天晴

每年新年後首個周日,行山界都會在嶂上舉行登山節,有人形容為行山隊「武林大會」,但可能大部份參與組織都有相當歷史,到來者多是上了年紀,倒有點是「行山老人大會」。十多年前曾到遊,今年再來探一趟,除了行山界朋友間聚首外,亦有攤位和表演,讓大家歡樂一下。登嶂上的路線不少,今年走得輕鬆點,踏麥徑由北潭凹上牛耳石和岩頭,然後下走嶂上,觀賞過表演後,步天梯下降榕樹澳,循引水道出水浪窩。麥徑登山段開揚,邊走邊賞景也不錯,至於天梯就全無景觀,相當沉悶,難怪遊人不多。緩步引水道,遠觀十四鄉的城市化,形成新的景觀了。

東北荒村環走 5/1/2024 - 天晴

東北荒村環走

新界東北有不少鄉村,因交通不便已被荒廢多年,但近年漸為人關注。先是荔枝窩復耕、生態遊和民宿發展,之後是梅子林和蛤塘復村活化,和曾一度嘗復村而清理的鎖羅盆。最近閱讀《鎖羅盆村沿革史》,可見村民對昔日故鄉的懷念。每隔一段時間,總愛串遊這些村落,看看其變化。今趟由鹿頸經鳳坑谷埔走至榕樹凹,跨山坳到鎖羅盆,續過荔枝窩,上梅子林到分水凹,最後下達烏蛟騰,是個不錯的環走路線。鳳坑的門禁比之前又再深嚴了,相比之下,谷埔在幾項學術研究項目下,來得好客。榕樹凹已渺無人跡,村前山坡的軍徽亦褪色得難以辨認了。榕樹凹至鎖羅盆之間的山徑石上,依稀似見「鎖老」和「鹿」,讓人猜想昔日指路的作用。鎖羅盆復村尚未見,但廢屋門前的新春對聯,連同結果的桔樹,為廢村帶來僅餘的生氣是其特色,絕對吸引遊人。村內的攀爬架,和梅子林村的一樣,是少數仍然健在的遊樂設施。到了烏蛟騰,順道看看到尾聲的楓香,並探毫不起眼的李廣將軍箭,然後靜待一小時班次的小巴離開。

吉澳黃幌賞六寶吉澳黃幌賞六寶 2/1/2024 - 天晴、有煙霞

逢周二和四的荔枝窩穿村水上巴士,為前往吉澳提供了絕佳選擇。既可避開假日的人潮,亦可於航程中欣賞去程的紅石門和回程的直門頭,加上沿途頗專業的導賞,是不錯的遊船賞景路線。今趟到吉澳,主要是重遊黃幌山,欣賞印塘六寶。除了黃幌山的羅傘外,站在山頂,可俯瞰其餘五寶,包括印洲塘的紙張、海上的印章和筆架、墨硯石排、和因非退潮已未現的毛筆。登山之途雖有明確指引,但不算是熱門路線,不知何解山頂會有兩張長櫈讓人休息。遊罷黃幌,回程順道輕登高棚頂,既可俯瞰吉澳灣,亦能欣賞澳背塘和雞公嶺景色,是不錯的行程點綴。

太墩過雞公 30/12/2023 - 天晴、有煙霞

太墩過雞公

過往數載,都會每年登上太墩,欣賞西貢海景色,到了年尾,方發現今年尚未一走,雖然煙霞極大,非賞景好日子,但也來趟年度遊。從北潭涌停車場登走的山徑,已愈來愈闊落,上落十分方便。山頂的遼闊觀景台,絕對不會令人失望。朝雷打石山方向下走的山坡,已開發為石級路,變成如郊遊徑般,方便更多遊人吧。越過山坳,上走雷打石,見天色已灰濛濛,索性省略山頂走,於近頂處繞山而過,接上麥徑。循徑上雞公山,下降到水浪窩,全程幾無景觀,頗為沉悶,難怪近年已少走了。

滘西斜炮神仙井滘西斜炮神仙井 27/12/2023 - 天晴

月初到滘西,因只是半天遊,只登上二嶺看天窗,意猶未盡,於是趁平日仍有街渡服務,再來走一趟,先登神仙井山,然後再上二嶺大嶺,並探遊上趟錯過了的斜炮石。登神仙井山的山徑尚算清晰,但畢竟探遊的不多,沿途樹叢難免擋路,不過在山頂可俯瞰橋咀,也是值得的。相比之下,上二嶺就來得輕鬆,加上從清音石塔欣賞高球場,景觀一流,絕對值得一遊再遊。至於斜炮石,位處大嶺下的山坡,已近高球場的盡頭,可欣賞球場的另一端,景色一樣吸引。走畢山野,回到滘西村,探探洪聖廟,細閱廟內碑記,也是樂趣。

大棠清景大欖涌 24/12/2023 - 天晴

大棠清景大欖涌

來到十二月尾,到大棠林務道路欣賞紅葉。今年紅葉尚未轉盛,只得少數展現色彩,不過亦因此而遊人不多,樂得清靜。順路至清景台,俯瞰水塘景色。觀景台有專人當值,除了幫助遊人拍照外,更勸阻遊人跨越欄杆去看風景。續踏麥徑下走至水塘,沿塘畔山徑,繞到主壩,然後輕鬆步往大欖涌村。

白芒三鄉萬角咀白芒三鄉萬角咀 13/12/2023 - 天陰

天色欠佳,不往高山走,來趟輕鬆行,從白芒走經白銀鄉,過銀礦灣沙灘至萬角咀,跨小山頭到神學院,最後到愉景灣。白芒、牛牯塱和大蠔三村,門禁越來越深嚴,昔日尚可一遊村內的兩所更樓,現在已被拒於大閘外了。過往沒留意流經梅窩的小溪名稱,今趟方知美名為銀河,倒不知跨河的是否鵲橋呢。走至沙灘,順道一探酒店內的巨型貓壁畫。漫步至萬角咀,此處雖曾發現食邑碑石,但畢竟位置偏僻,遊人不多至,相當冷清。踏山徑登小山頭,可俯瞰狗虱灣,記得已被拆卸的皇后碼頭組件擺放於此,不過那重置的計劃恐怕已被人遺忘了。